[群体换伴]小丽和我的老闆父子

更新时间:2021-06-17

我的老婆小丽是一个喜欢旅游的人,当然,她也喜欢购买各式各样的暴露衣
裙,这是她工作上的需要,而且对我们的性生活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

  这个五一节放大假,小丽很早就有了上海滨游玩的打算,加上我也想放鬆一
下,这个提议很快就达成了。

  自从小丽做了舞女后,像出门的事就不用我再费心了,她坐惯了宝马,出远
门的时候是不会坐我家里的破车的。世事偏有凑巧,我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次
遭遇。

  出发的那天我们起得很早,下得楼来,我正巧看见老闆的座驾停在门口。

  “老闆,今天到哪儿去?”

  老闆缓缓的吸了口雪茄,做了个样子:“我到海滨去几天,你……”话还没
说完,他的两只色眼已经盯到我的后面去了。

  “黄老闆,你早来了吗?”小丽风骚的走了过来,她今天穿了件细带的黑色
短裙,刚好遮住她的屁股,下面是黑色的网眼丝袜,走起路来,布满蕾丝的黑色
吊袜带一闪一闪的,我还知道,她的裙子里面没有穿内裤。

  黄老闆双臂一张,本色尽现的一抱,我的老婆伸手掐在他的裆上:“你要死
啊?人家老公还在旁边呢!”小丽蹭了两下他的肉棒,指着我说。

  “噢,原来你们是夫妻,我还以为……”老黄鬆开小丽的后背。

  “还以为你个头,以为什么?你个老色鬼!格格……”小丽风骚的笑着,避
免了出现的尴尬场面。

  车里还坐着一个男孩,样子大约有二十一、二,小丽见了,甩开老黄的手:
“哟,小黄哥也去呀?”

  车里的男孩竟有些脸红:“你们也……”

  吃惊的是黄老闆:“也认识?”

  小丽伸手在男孩的脸上摸了几下,说:“我们早就认识了,他还经常包我的
场呢!小哥哥,想过姐姐没有?”

  男孩用手指了指老黄,似有难言之隐。

  “怕什么?他是个老骚包!格格格……”小丽笑得前胸大开,让人真想马上
摸她两把。

  “不怕才怪,”老黄竟有些自得起来:“他是我的儿子小操。”

  原来这小子叫小操,老闆属于文学沙漠类的人,就算是他给儿子起名叫“鸡
巴”我都不会吃惊。

  “小操!原来你叫这个名字,格格格……真笑死姐姐了,格格格……”小丽
一边笑着,一边紧挨着小操坐在了后座上。

  我跟着要坐小丽身旁,被老闆叫住:“阿伦哪,你来开车吧,我有点累!”
这个老家伙,尽管心里骂得再狠,我还是进了驾驶席。

  老黄拉开后座车门要往里上,小丽伸出两脚往外踢他,上半身就势靠在小操
的怀里:“你坐前面去,后面挤。”

  老黄伸出两手握住小丽的脚腕:“挤怕什么?挤才有味么!”说完脱下她脚
上的高跟鞋,隔着丝袜嗅了嗅我老婆的脚趾,另一手则抓挠着她的脚心。

  “格格格……色狼,老色鬼,格格……”小丽笑得花枝乱颤,裙子在她的抖
动下褪了下去,光滑的屁股在黑色吊带的映衬下更显雪白。

  黄老闆嘿嘿的奸笑着:“看你还敢不敢逗我,小骚货,呵呵……”老黄托着
小丽的腿坐下来,小丽的腿不再踢他,两脚正好踩在他的裆部:“大色狼,我要
踩烂你的鸡巴。”

  现在,我老婆已经横躺在两个男人的大腿上了。

  “好啊,让亲哥看看你的浪样儿。”老黄一边摸着小丽的大腿,一边向儿子
说:“小操,你扶好了,摔了可不行啊!”

  “您放心,我怎么捨得摔着她呢,是么,姐姐?”小操的两手也活动起来,
一手伸到了小丽的衣服里,另一手则往上梳着她的头髮,嘴唇在老婆的脑门上来
回的印着。

  黄老闆是个不认输的人,见儿子摸得有方,也用手撩着小丽的裙子,连鬍子
带嘴的往她的下身扎去。

  “格格……不要嘛,两条大色狼。”小丽一手按着老黄的头,使他往里更加
深入,另一手隔着裤子抚弄小操的肉棒,“嗯,嗯……不要嘛……人家老公还在
看嘛!”小丽冲着我发浪的呻吟,看得我勃起了。

  “阿伦吶,你别看,好好开车。”老黄趁着抬头的间隙嘱咐我:“要注意安
全,咱们各忙各的吧!”说完他的毛手伸向小丽的屁股,往上一托,脑袋埋进了
我老婆的股间。

  “嗯……嗯……黄老闆,嗯……小操哥,嗯……”小丽一高一低的叫着,这
个骚娘们儿,对付男人还真有办法。

  天还没有大亮,道路上冷冷清清的,这给了我很多机会,通过后视镜能见到
他们的风流场面。

  这时我老婆的裙子已被脱掉,小操从她的上面吸吮着奶子,小丽的手已经伸
到他的裤子里了,老黄架着她的两条大腿,亲得正欢。

  “黄老闆,小操的鸡巴比你的大多啦!”

  “嗯,是吗?”老黄的嘴角粘满了淫液:“不过你说过,我的比你老公的要
大,是吗?”

  “这……你让我怎么说嘛……老公就在前面……嗯……你把舌头伸到里面去
……嗯……”小丽故作忸怩的说道。

  “姐姐,我的真的比爸爸的还大吗?”受到表扬的小操来了精神。

  “可不是,只有你操得姐姐才舒服呢!嗯……你含着奶头,轻轻的咬……嗯
……对,对……”

  “那,你老公的和爸爸比是谁的大?”这小王八蛋非要找到答案。

  小丽的手在他的裤子里抽动着:“和姐姐亲个嘴儿就告诉你……嗯,老黄你
别停下来呀,再……再……嗯∼∼”小丽的嘴被小操一下堵住了。

  两个人上下压着,小操的手还在捏弄着她的大奶子,老黄停下舔吮,羡慕的
看着他们,发觉后的小丽用脚一勾,又把老黄按在小穴上: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疯狂热吻后的小丽满面通红,这是她性起的表现。

  小操还没忘记刚才的约定:“姐姐,这回该告诉我了吧,是谁的大?”

  我老婆从他的裤裆里抽出手指,放在小操的唇上:“你把这个含在嘴里,姐
姐就告诉你了。”

  小操真的一下含住,小丽一面抽动,一面回答他的问题:“你现在含着的就
是我老公的鸡巴,”然后又往他嘴里伸了一根手指:“现在含着的是你爸爸的鸡
巴。懂了吧?”

  他妈的!我真想把车停下来让他们看看。

  “噢,我懂了,还是老爸的东西大!”

  老黄得到了满意的答覆,更加辛勤的工作起来,“滋啦…滋啦……”的吃得
很过瘾。

  小丽把三根手指放在自己的口中,舔了两下之后说:“我刚才舔的就是你的
鸡巴。”小操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我老婆就算把这样的嫩鸟玩死,他都不知是怎
么死的。操!

  小丽用大腿夹住老黄的脸,前前后后的摆动,受难的老黄已经渗出了汗珠,
小丽媚眼挑着小操说:“现在,把你的肉棒掏出来,姐姐好久没吃到这么大的香
肠了。”

  “是,姐姐,我的家伙早就快爆了。”

  小操的阳具果然不小,我老婆的小手一握,开始搓揉,本已胀红的鸡巴一经
挑逗越发上扬。这么不禁逗的家伙,很难想像小丽会得到满足。

  小丽先是用牙啃咬着龟头,两个小手玩弄着他的卵蛋。

  “姐姐快含进去吧,这样我受不住,噢,快含……”

  小丽玩味着他的样子,抬头说道:“这是刺激的开始,一会儿洩了就没得玩
儿了,你趴在我身上吸奶子。”说完,一口把小操的鸡巴吞入口中。